重庆档案数字化加工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数字冲击下的档案学学科发展

2019-11-27

  

image.png


  虽然北方许多城市都在寒风呼啸中由秋入冬,但是广州这座城市仍处在夏季的末尾,30度的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秋天的气息,温暖舒适。2019年11月2日,四十多位来自学界和实践界的档案方家在这个季节齐聚广州,围绕数字冲击下档案学的学科发展相关问题展开了一系列探讨和交流,共同商讨档案学科应如何面对多重机遇与挑战。

  

640.gif


  

  会议首先由主办方代表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院长龙乐思致辞,他对全体与会代表表示热烈欢迎,并对中国档案学的发展提出了殷切期望。中国档案学会副理事长、秘书长邓小军指出变革背景给档案事业和档案学带来的影响,并预祝会议圆满成功。开幕式后,学术研讨正式开始,本次会议以研讨形式为主,除了六场主旨报告外,特别设有三场专题研讨、一场自由讨论,场场精彩,气氛热烈,干货满满!

  主旨报告

  01 数字环境下档案工作面临的挑战及对档案学的影响

  张斌(中国人民大学)

  

image.png


  重庆档案数字化加工张斌教授全面分析了当前的数字环境对档案工作和档案学的深刻影响,他从数字环境下我国档案工作发展的技术背景、业务背景、政策背景、国际背景出发,指出我国档案工作面临体制层面、技术层面、业务层面和人才层面的挑战,这种调整对我国档案学产生了巨大影响,促进了档案学理论体系的变革与重构,如档案分类理论、鉴定理论、档案利用服务的方式与方法等。

  

image.png


  丁海斌教授的发言直切主题,他强调“好”是为了表达一种强烈的追求与反思,提出好的档案学应具备的九个特征:第 一,好的档案学,应该是自省的档案学,是懂得反思、能够接受批评的档案学,是知不足的档案学;第二,好的档案学,是实践特征突出的档案学,是档案学者与档案工作部门之间建立良好融通关系的档案学,是易于被社会大众接纳的档案学,是与时俱进的档案学;第三,好的档案学是不脱离学科核心问题的档案学,是日积月累的体系化的档案学,不是碎片化离题万里的档案学;第四,好的档案学是整体水平较高的档案学;第五,经过逻辑论证和实践验证的档案学,真的档案学,符合常识的档案学,才是好的档案学;第六,好的档案学,是有一批好文章、好著作的档案学,是建设性的档案学;第七,好的档案学,是具有较好评价机制和评价能力的档案学;第八,好的档案学,是对其他学科具有较强影响力和渗透性的档案学;第九,好的档案学是有理想的档案学,唯有有理想,才能持之以恒,才能追求真理。

  03漫谈当代档案学的几个问题乔健(四川大学)

  

image.png


  乔健教授从当代档案学的时间界定开始“漫谈”,他认为世纪之交前后中国档案学开始走向当代档案学阶段,且目前仍处于演变过程之中,现代档案学与近代档案学的差异将越来越小,现代档案学与当代档案学的分野将越来越明显。当代档案学具有理论的引领作用凸显、研究热点的阶段性转换显著、研究内容的开放性与研究边界模糊、以问题为导向的研究占据主流、与国外研究基本同步、学术规范逐步形成共识等特征。而“好的档案学”应在理论-应用-方法各层次中把“橄榄型”转化为“如意型”,即实现理论的科学化与方法的现代化,并给档案学人以尊严、给档案学子以前途。

  04 档案学研究中的“问题导向” 吴建华(南京大学)

  

image.png


  吴建华教授从问题导向的视角出发,结合相关科研项目,批判了档案学研究中存在的“挤牙膏”“两张皮”“高大上”标签等问题。他首先解释了“问题”的表述要讲清楚构成这一矛盾的双方,并且明确矛盾的主要方面;问题导向即以“问题”为核心,围绕问题的发现、问题的分析、问题的解决展开相应的研究。在档案学研究中,问题应贯穿始终:发现问题是“问题导向”的前提,分析问题是“问题导向”的深入,解决问题是“问题导向”的目标。吴教授特别强调,无论是应用性研究,还是理论性研究,都应坚持“问题导向”;问题的实质是矛盾,能上升为科学研究的“问题”,必须经过“凝练”的过程,必须具有复杂性、代表性、普遍性等特征;问题的解决,不能仅仅是开出了“药方”(对策、机制、模型等),而且还要对“药方”的“有效性”进行验证,这样才是完整的。

  05 数字化蜕变中的档案职业及档案学科 张照余(苏州大学)

  

image.png


  张照余教授的报告从“重拾信心”和“坚守拓展”两个方面展开。他认为,虽然档案职业目前存在被压迫和被消灭的征兆,但是乱局中档案职业生存的底层逻辑没变,即档案职业的社会记忆功能不可能被弱化,只要紧紧把握“社会记忆”这个根本使命,档案职业就不会灭失。当前的档案职业发展出现了就业形势一片大好、社会投入急剧增加、档案行业公司空前繁荣等良兆,我们应坚守拓展,以开放姿态迎接挑战,坚守“社会记忆”这个根本使命,以解决电子文件长期保管为当前的主要问题,并以开放的姿态引入新知识,吸纳新成员,改变群体知识结构,对于档案学研究来说,要降低重心,多做应用型研究,多提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06大数据时代档案数据治

  

image.png


  金波教授基于其国家社科项目探讨了大数据时代的档案数据治理问题。首先,他指出数据化浪潮、数据革命、数据科学和大档案观构成了档案数据形成的时代背景,在此基础上,提出档案数据内涵和特征,最后结合党和国家的政策制度提出档案数据治理策略,包括强化档案数据质量控制、加强档案数据资源整合、探索档案数据共享利用路径等。

  如此精彩发言和热烈讨论,碰撞出学术的火花!不知您对档案学学科发展问题又有怎样的见解呢?欢迎文尾留言,一起谈谈您的看法~

  此刻,马来西亚吉隆坡,全球信息学院联盟亚太地区iSchool研讨会正在同步展开热议:学科发展走向何方?


标签

最近浏览:

Pay attention to us

未标题-3.png咨询服务热线:023-67865146

立即咨询